展讯|家常——吕三书画作品展 - 国画新闻 - 美术资讯 - 书法家
  您的位置:书法家 -> 新闻资讯 -> 国画新闻 -> 信息内容


 

展讯|家常——吕三书画作品展

书法家  shufa.art86.cn 时间:2019-8-11  频道:国画新闻  关键词:吕三书画作品展  来源:美术中国 
 


 


吕 三

名斌,别署坡子吕三,

四川自贡大安人,

生于文革,长于市井。

仰视君子,羡慕小人。

胸无济世志,手乏缚鸡力。

喜新尤好古,性迂未敏求。

若问学历,小学五年,中学六年,如此而已。


 


 

展讯 家常———吕三书画作品展

 

策  展  人|林玉柱

参  展  人|吕  三

开幕时间|2019年8月20日上午10:58

展览时间|2019年8月20日-8月28日

展览地点|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济南路156号

主办单位|日照市文化和旅游局  日照市中华文化促进会

协办单位|北京丰华臻传  上海观闲文化  《书画印》杂志  水墨记  保利(山东)拍卖有限公司  荣宝斋(济南)拍卖有限公司

承办单位|天大美术馆

媒体支持|雅昌艺术网  美术报  日照日报  西部书画网  无界线



 


 


 


 

写在《家常》之前

 

 

       二O0九年的中秋时候,别人多是坐电视前,看阅兵直播,他们说,这是特别的日子。

 

       其实,于个体生命来说,每一天,是平常,也是特别,且活且惜之。地球,是亿万行星中平常一颗,却至少是太阳系甚至银河系的特别,因了特别,才有生机盎然的万物,有了我们。

 

       于是,不看阅兵的我,爽然秋风里,去了山东,曲阜朝圣礼贤,泰岱登高远望,乘兴而东,到了黄海边的日照。

 


 


 

蔬香  68cmx17cm  纸本水墨水  2019

 

       早先知道日照,是少时读《滕王阁序》,"窜梁鸿于海曲,岂乏明时!”,查辞海,原来在汉代,东方一隅的海曲县,就是今天的日照所在。

 

       现今的日照,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。历史积淀没成裹足难前的重负。太阳先照的地方,生机盎然,意气风发,这从日照的城市生活,我感受到,从日照朋友的身上,我感受到。 

 

      那次初识诸友中,就包括林玉柱,翩翩帅哥,文气,阳光,内秀。

      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。晃眼,十年便过。十年间,林玉柱和他的天大美术馆,已然书画圈的口碑。

 

 

瓜果  68cm×22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     今天,又逢秋风送爽的日子,将习作呈示于此,是我向日照朋友求正的考堂,及格不及格,尚希你们悉心赐览。

 

      几年前,我写过短文"家常"。奇珍异味,多吃令人厌,日食无厌的是米饭、面条,是萝卜白菜,是葱姜蒜。我欣赏的好画,毋论路数与蹊径何异,所同者就是平常画来,都在生活,有如家常饭菜。那么,这个展览就叫"家常"。

 

     谢谢天大美术馆及林玉柱先生!

 

     谢谢赐览的你们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二 0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,吕三



石令人隽  34cm×70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
白头到老   67cm×17cm   纸本水墨   2019
 


天高云淡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因花想美人  139cm×17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家  常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吕三


       过日子,吃饭是要事。总喜买点荤素菜品,下厨炒两三个菜,有时顺手拍上菜品的照片,码上几行文字,发朋友圈,博天南地北好友一笑。 


      人到中年,心态渐归平和,吃食口味亦然,回到家常。往往是,画完了,去菜市闲逛,看进摊子里活蹦的鸡鸭鱼兔,还有五色分明的果蔬,满心欢喜。随行就市,割斤肉,或称几条鲫鱼,再买些萝卜白菜之属,回家,就可烹制两三个合心的家常菜,兴致盎然了,再佐以小酒,浮生一乐,不过如此。而稀奇的吃食、口舌的刺激,我已不以为然。世间能供人食用之物,何止万千,为何五谷能成供人生活的主食,猪牛羊鸡鸭鱼及白菜萝卜等能成为主要菜品,那是千万年来人类的方便选择,方便就家常,家常就是经得住天天吃而不腻的便饭,珍馐野味,只能偶尔尝之,常吃则厌。 

 

  

水莹莹  33cm×23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       “悦亲戚之情话,乐琴书以消忧。”,陶渊明在家常生活中,觉悟了人生的真义,因而有了他朴素的诗章。   


       人到中年,于艺事,愈发觉得,大美往往寓于朴素平和的家常表达中。猎奇探怪,虽博一时感官刺激,总不如朴素家常持久而不厌。形式终归是皮相,重要的是真诚表达。真诚往往和朴素的表达方法相关。自然朴素的表达,更近心灵。而形式上标新立异,笔墨上追求花样,于真诚终究有碍。我于画,自觉禀赋平平,拙于巧饰,只能用平常的笔墨手段,真诚地表达我的生活,做家常菜,作家常画,庶几,我心安逸。


忆往昔  画:34cm×34cm  字:11cmX68cmX2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        “初学分布,但求平正;既知平正,务追险绝,既能险绝,复归平正。”这是孙过庭的《书谱》所说,虽说的学书正确过程,其实也是学画正确过程,何尝不是人生的正确过程?因为,平正就是家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s, p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0一七年二月十日



有凤来仪  画:35cm×70cm  字:17cmX90cmX2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
三愿  画:34cm×34, cm  字:11cmX68cmX2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平安大吉  画:35cm×70cm  字:17cmX90cmX2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
春风十里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沉 浮    

文/吕三


       午后的雨,使伏天的燥气柔顺许多,二十八度的盛夏,是难得的奢侈。

       雨停。下楼,林荫下,沿湖缓步。渐开阔处,驻足望湖,一只鱼儿,在水中浮沉不定,悠闲地享受空气的清新。"沉浮千古事,谁与问东流",我想到唐人的诗句。   


不怕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       时间如同眼前的流水。苟活于世,或沉或浮,都是表象,会随时间流逝的。而本心不受外物左右,才是真实不虚的活着。休想沉浮,买菜去吧。 

       买豇豆一把,农家说是种在苞谷隙地里的,口感更融洽。蜀南山多,连成片的地少,豇豆、扁豆、四季豆,等等豆荚之属,不是关乎饥饱的粮食,少有舍得用像样田地去种,多将它们点播在房前屋后、沟边路沿等闲地,或种了苞谷红苕的隙地里。也不太用力去打整,浇水,浇些农家肥,插杆供其攀附,它们就会四周蔓延,开花,结实,然后采摘。自家吃不完,拿到城里去卖。  


 

春游  40cm×32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      回家已黄昏。想起湖中那条鱼,遂画。先勾水纹,中间一鱼,在密布的水纹中,露出半个身子,头探出水面,很努力地游着。墨稿成,待干,便去择豇豆,撕筋,折段,烧水。复往画桌前,墨迹已干,便花青略调藤黄,大面积渲染水色。俟其干,而锅中水沸,将洗好的豇豆倒入。煮豇豆,时间太短则硬,太久则软,须把握火候,软硬适中。煮了豇豆的水,扔掉可惜,倒入正在煮的稀饭中,饭添清香。豇豆煮好沥干,将辣椒粒、蒜末,放入,再拌以花椒末、味精,酱油、熟油,便是凉拌豇豆。 

   

栖止  35cm×35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关稀饭火,放水中凉着。再回头看画,已干透,将二句唐诗写在画的上沿。   

吃饭时,天已黑尽。凉拌豇头,略有余温的稀饭,再佐以盐腌的嫩姜,今晚吃得舒服。

二0一八年七月三十日


秋池  34cm×46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好梦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恒顺众生  35cm×35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浅水芙蓉映小窗  35cm×35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

人生如寄   

文/吕三


       魏文帝曹丕有诗云:"人生如寄,多忧何为?今我不乐,岁月如驰。"   

       今逢戊戌立春之日,细雨微风,寒意料峭。独处安闲,读书写字,我自得乐。

       近黄昏,刻《人生如寄》,乃至畅怀。半寸白文小印,石为封门青,刻来顺手。 

 


雨后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      刻完印面,觉得天冷,想吃些炖汤。下楼买了排骨、萝卜,复见桶里有野生黄鳝,遂一并买了并嘱切段。

       回家,先把排骨放锅里炖煮,再洗鳝段,将泡椒、老姜剁碎。烧黄鳝,最宜佐以豌豆、大蒜,冰箱拿出新西兰鲜豌豆,再剥十多蒜子。 

       忙完厨房这些,再回画桌,刻完边款,钤印毕,复至厨房。开火热?,趁待油沸间隙,迅速将萝卜切块倒入排骨锅中同炖。这时,油已沸,开始烹制"豌豆烧鳝段"。

 


事理通达  35cm×35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     人生如寄,实实在在做好每天的事,包括在厨房里做饭烧菜,始觉活得真实不虚。

      炖排骨时,我加入了武当山的黄精、灵芝、茯苓。上次如此炖煮吃了,居然坐久腰疼的毛病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二0一八年二月四日

 


江湖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雨余春更春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贪看篱上花  35cm×35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

休妄想  35cm×35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
也 说 书 画 印 兼 修   

文/吕三


       书画印兼修,是旧时中国文人治艺的通方津渡。  

       说到书画印兼修,元代赵孟頫算第一人。他的绘画兼有诗、书、印之美,在叠文印盛行的时代,他尊崇汉印的古雅质朴,他留下的二十余方印章,是后世“圆珠文”的圭皋。但赵孟頫的印章还不是石材,亲手刻的可能性不大,公认的说法是他篆写好,由印工铸造、镌刻在铜或玉上,则其印章作品,尚不算独立完成者。   

 


关山月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   ,    最先书画印兼擅并付诸实施的,是之后的王冕。王冕是首创花乳石刻印的文人画家。花乳石应该是叶蜡石的一种,质性相当于青田石。由于石材的使用,文人才有了亲手刻印的方便。王冕的印,朴实纯雅,和他的梅花、书法,气息是相通的。  

 


有情大千世界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     嗣后,文人画家治印风起,而大多印名为画名所掩。明人文彭,印史之承前启后者,其印近二十方传世,书法流传也多,却没见过他的画。按当时文人都能画几笔的风气,且是大画家文征明的儿子,我猜想他应该能画。稍晚的归昌世虽以书画名世,而于印造诣也高。   

清代扬州画派画家中,都有印学的修养。其中,汪士慎、高翔、高凤翰,于书画外,亦擅治印。汪士慎、高翔的篆刻,与“西泠八家”之首的丁敬齐名。高凤翰的篆刻,笔划丰腴,朴拙生动,在流派印中影响很大。   

 


坐谈  34cm×34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     清代篆刻家中,擅画者亦多。垢道人程邃的印章,古朴渊雅,格调很高,是歙派篆刻之翘楚;而其山水画纯用渴笔干墨而"干裂秋风、润含春雨",苍茫简远,亦被尊为新安画派之首。浙派“西泠八家”,各个擅画,黄易的《访碑图》,让我喜欢了很多年。奚冈的山水,清润苍凉,是画中高格。而丁敬、蒋仁、陈豫钟、陈鸿寿、赵之琛、钱松,皆擅画,于山水、花鸟、蔬果,皆各有兼擅。

 


民国先生  34cm×45cm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      到了近现代,书画印兼修的太多,吴让之、赵之谦、黄牧甫、吴昌硕、弘一法师、齐白石、陈衡恪、黄宾虹、潘天寿、王个簃、来楚生、钱瘦铁、钱君匋,等等,在书画印上都有大小不同贡献。

 


落日熔金  画:18cm×38cm  字:11cmX68cmX2  纸本水墨  2019

 

      从古今实例看,为艺者同修书画印,若达到一定境界,则其书画印是相通的。书画印相通,是指同一作者的书画印在审美品质、格调气息的和同。因此,若其字豪放,则其画印必放宕;若其画空灵,其字印必淡远;若其印工细,其书画亦谨严。反之亦然。书画印在一个作者那里,是相辅相成而互为基础、依托的关系,是彼此促进、生发的关系。书法可以训练作者的结字能力,以及在二维空间的处理能力,也能锤炼线质、提升对线性运动的敏感度,这对国画的用笔、构图及开合有很大帮助,对印章的章法、字法及刻出有书写笔意的线质也有作用。一个人的书法水平,基本在画上、印上可以看出,因此,书画印中,书法是其中最具基础作用者。国画可以培养人的想象力和艺术表达力,训练用笔的丰富和生动,这些能力,对提高书、印水平具有重要作用,因此有画家字、画家印一说。而刻印可以强化作者在国画、书法在构图、章法的能力,印章中的一些基本要素,如开合、虚实、留白、增减、离合、呼应,同样适用于书画,并且,刻印可使书画中具有古意和金石气。

 


       若书画印兼修,当在书法研习上有了新的感觉,这种感觉便很快会传递在治印和作画上,带动印章、国画同臻新境;而作画于治印、习字,治印于习字、作画,亦有类似作用。因此,书画印兼修,虽事兼三艺,却不会付出三倍于单项的精力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治艺的捷径。

治艺,最怕生厌。若能书画印兼修,庶几免之。十天半月写字临帖,新鲜感渐少,这时去刻印或者画画,对艺术状态,是个很好的调节,避免了疲态和倦状。书画印交替进行,哪样感觉好就做哪样,这段时间哪样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就去做哪样。


钱君匋先生收藏赵之谦、黄牧甫、吴昌硕三人印章各逾百方,赵之谦号"无闷",黄牧甫号"倦叟",吴昌硕号"苦铁",钱君匋遂颜其斋曰"无倦苦斋"。人生在世,能兼修三艺,则每天都活得充实,于艺术上,可以说且忙且乐,真的是"无倦苦"哉。

二0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


闲 说 “画 隐” 

  文/吕三



       隐,意指人和事物藏蔽而不显露。隐士,一般指有治世之才而不愿做官,安局山林,以耕读为乐事者。最先有名的隐士,当是姜太公,他隐钓于渭滨,终于盼来了周文王。嗣后,有义不食周粟的伯夷、叔齐兄弟,隐于首阳山,采薇度日。还有辞官归隐南山的陶渊明。这些,最初的隐士,是后来者的榜样。

      画隐,则指以画自隐,不求仕进,不以其画彰显声名于世者。是故,匿居山林,以画自娱者,是画隐,若倪瓒、王蒙等人。在朝为官,业余以画遣兴而不欲以之名世者,亦是画隐,如苏轼、米芾、李公麟等人。

     


       古来,世或治乱,皆有隐者,且多因隐而显名于世。既然为隐,当湮没于世永不为人知,故我们知道的隐者(画隐),实非真正意义的隐。更有以隐为终南捷径者,如《北山移文》所讥的周子。

      那么,今天我们提及的画隐,其实也是名家的一部分,姑且予以简单定义:绘画笔墨精擅,文艺修养深厚,且居地相对偏远,作画大多为业余爱好,而不被当时主流画坛认可的画者。


      最早的画隐,当数南朝宋的宗炳,他有干才,朝廷屡召为官,皆不应。他一生乐居山林,过着饮溪栖谷与世无涉的日子,因而他画山水能够“以形媚道”,并写出了中国第一篇论山水画的著作《画山水序》。   

      五代荆浩,因避乱,长期隐居太行山中,与山水朝夕唔对,他的山水画““形神兼备、情景交融”,”在宋已被奉为典范。荆浩是早期画隐中,有画迹(疑为摹本)传世者。

    


       两宋,是国弱民福的时代,却是文人的黄金时代,亦是画家的黄金时代,想了半天,恕我寡闻,没想出宋代著名的隐士名字来,包括真正隐居山林的画家名字。在宋,画得好的,都被征召入国家画院,成为地位很高的职业画家。在野的,只要画得好,卖画为生,亦能丰衣足食。圣代无隐者,这句话,好像只适合于宋。

     自“元四家”开始,乃至晚清,画而能隐者,或隐于山林,或隐市井,渐多矣。限于字数,且不表述。


   


一般来说,画隐的画风,区别于当时的主流画风——院体画风。而时移世易,画隐的画风,继而影响后世,甚或风靡数百年者。如荆浩之于宋代山水画,“元四家”之于明清山水画。     



       近世以来,特别是1949年以来,新兴的美术院校,基本按照西方美术的教育方式来教学诸科,国画亦不免,即以造型训练代替传统的笔墨锤炼。传统国画的学习方式,如师授徒承、临摹范本、读书交游,渐消渐减。而官方媒体、展览倡导的国画为政治宣传服务,亦非传统国画之长。因此,以传统笔墨为主的画者,逐渐边缘化,寂寞而无远闻,多以画之外的其它工作来营生,画是他们终其一生的业余爱好。1949年以来,坚守笔墨传统的画者,多是不被主流画坛认可的画隐,如陈子庄,黄秋园,陶博吾,刘知白,王憨山,尤无曲,朱豹卿,等等,他们一生,能甘于寂寞,过着平淡无华的生活,画画是业余爱好,也是精神上的需求和内心的倾诉,不奢求能有名利上的回报。他们于传统文化,都浸淫较深,于国画笔墨和表达方式,取舍不同,面目互异,各有心得。他们的画,既有扎实传统,又能深入生活,且个人面目突出。



    


       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“八五”美术思潮带来的对传统绘画的反思,他们意义和价值,才逐渐被社会所认识。

       陈子庄、朱豹卿等画隐们,近今被主流媒体热议、被收藏界垂青,这是时代使然,即传统文化复兴的大背景下,贴近生活、关乎心灵、有个人性格的传统艺术,能满足部分人的审美需求和精神生活。

       他们能各自成就,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个人际遇使然,画隐的时代已成过去。现今,只要真正画得好,不可能被埋没。交通的便利,数量繁多的各类美术报刊,数不清官方非官方展览,还有画廊的普及,尤其是网络媒体的兴起和网络书画市场的繁荣,使得彰显个人才华,有了足够的外部条件。





        隐与显,是个人出世入世的一种态度,关乎时代背景,亦关乎个人际遇。观历代壁画,如魏晋墓壁画,如敦煌莫高窟壁画,皆各臻高妙,而作者皆隐姓无名,若论画隐,此为真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0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     


 
 
[ 编辑:美术中国 ] [ 论坛讨论 ] [ 打印本页 ] [ 关闭本页 ]
 
 

版权所有:书法家 最佳分辨率 1024×768 咨询:18990031037 13038100810 0813-2206593 E-mail:465892122@qq.com 408314108@qq.com
Copyright © 2007-2014 shufa.art86.cn Incorpora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备05028692号-1 自贡网站建设聚人网络